第一次跟美國富人接觸 – Crazy Rich Chinese

過去在職場上,跟在日本留學的時候都接觸過許多中國人,但大多是小康家庭的人,「陸客消費力驚人」、「中國富豪在世界各地爆買」對我來說一直都是新聞標題,但這次寒假我終於在洛杉磯親眼見識到中國富裕階層驚人的購買能力,也大大感嘆,「窮到只剩下錢」絕對不是我想追求的事。

幾年前日本喊出觀光立國政策,放寬陸客自由行觀光簽證,這個政策大大改變了東京的觀光生態,甚至連街景都變得不一樣了,當時載著陸客的遊覽車一輛一輛開往銀座,陸客無論是精品還是電器都一箱一箱買,不過,在路邊大吼大叫、席地而坐,或是各種「不文明行為」讓當地民眾觀感不佳,也引發了日本媒體的報導熱潮,不僅做專題研究陸客的爆買行徑,更是指出陸客的爆買雖然促進了觀光產業的收入,但許多不符合日本社會期待的行徑,也造成許多麻煩。

先說,我在日本慶應大學留學的時候,最好的朋友就是北京人,她家庭富裕,不過絕對是把日文的「遠慮」發揮得淋漓盡致的人,任何事情都以他人為優先,自己工作後也自給自足,買個包包都會問我的意見問半天,不會浪費任何一分錢。在紐約,我最好的同學也來自中國,家境非常好,但是還是跟大多留學生一樣跟人分租公寓,並且擠在客廳房,積極邀我我參加各種活動,因為她說:「我不想要畢業後靠我爸的關係幫我找工作。」也因為她們的知書達禮,讓我對中國人的印象一向不差,也默默認為中國人應該沒有像新聞報導的那麼誇張,事實證明,我看得不夠多。

放寒假前,在中國經商的朋友緊急求救,說他談到了幾筆大生意,要帶著大客戶跟兩位業務到洛杉磯簽約,但這一行人全都不會英文,問我能不能從紐約飛到洛杉磯幫忙他們處理一些叫車點餐的事宜,我剛好結束課程,心想到西岸避寒也不錯,於是答應幫忙。

主要這位大客戶Mandy,來自中國北方,30歲的她年輕時跟老公白手起家,成功創業賺了好幾桶金,在上海買了好幾棟房,夫妻倆把事業都移到上海,她的個性其實相當爽朗,不過這一星期接待她真的讓我大開眼界。

住在上海多年的她,看著地廣人稀的洛杉磯,不停說著:「這美國怎麼都沒啥人呀?都沒有城裡的感覺呢。」陪她到購物商場,先到LV看看新款圍巾,說:「800美金?人民幣是多少呀?怎麼這麼便宜!」一晃眼的時間,她買了一個行李箱還有無數大品牌的衣服,一小時之內就花了將近一萬美金,相當於我四個月的生活費,讓我在自己身上活生生看到貧富差距,不過雖然財力天差地遠,在文化素養這局,身為台灣代表的我可是贏得漂亮。

帶著這位大客戶,提議要逛博物館、去海灘,她都興致缺缺,要看洛杉磯知名景點,也嫌人多全程擺臭臉,搭著耗時一個半小時的觀光巴士經過滿是精品的比佛利大街時,她眼睛才亮了起來,硬是要我幫她翻譯問等遊能不能脫隊在這裡下車,她後面的行程都不想看了。(結論當然是不行)但陪著她們逛街是相當累人的事情,首先我們逛的服飾都是中高價位的品牌,一件針織衫定價在300美金左右,但是這些人總是會挑個十來件,進更衣間後也不管還有其他客人在排隊要試衣服,一件一件試穿,還搭配著吆喝聲要對方幫忙看合不合適,不斷要店員換尺寸,試穿完的衣服都揉成一團丟在地上,無論是要買還是不要買的,都揉得皺巴巴的丟在店員手上,要人家一件件摺好後再讓她們選最終要買的是哪些。到知名鞋子店的時候場面更加驚人,Mandy雖然大手筆一次就打包四雙上萬台幣的靴子,但試穿過程中各式各樣都穿過一輪,試穿完的就扔在地上,滿地都是她是穿過的靴子,她也毫不在意的踩在靴子上吆喝店員拿尺寸,頓時高級的鞋店變得活像菜市場,負責幫忙翻譯的我真的是尷尬到不行。

行程中老闆安排了一間米其林二星的法國餐廳,一行人都精心打扮,進到餐廳後燈光美、氣氛佳,但我能感受到隔壁桌的客人白眼不斷,因為這四位中國人的嗓門實在非常大!老闆開了一瓶要價一萬台幣的白酒,Mandy喝了一口後發說滿足的「哈~」聲,再配上開胃菜,她大聲說:「她奶奶的實在太好吃啦!!!」起士火腿盤上來的時候,Mandy說:「這是黃油吧!」便拿著奶油刀去抹起士,幾杯葡萄酒下肚,Mandy更是要我問服務生能不能賣她一包煙,我說這高級餐廳沒有這樣的服務,她還得我在她面前用英文跟服務生求證一番才肯罷休。另一位業務則是把每道精緻的法國料理,一定得先聞聞再翻啊攪的才肯放入口中,整頓飯刀叉跟瓷盤框啷框啷的響,再加上四位陸客的高分被聊天音量,讓我們這桌在整間餐廳顯得非常突兀。

Mandy相當以身為中國人自豪,到哪裡想要跟店員或是司機道謝的時候,她都會用中文跟對方說謝謝,因為她說她說中文可驕傲了!談論到美國近年對中國人簽證緊縮的事情,她更大放厥詞說:「就是不懂美國有什麼好的,等我們內地興盛起來了,分分鐘滅死他們!!」

也是,在這樣的世道裡,有錢的就是大爺,無論她們把高級服飾店搞得多像菜市場,畢竟她們卡一刷,大包小包走出店外,店員就算覺得她們行徑誇張也得陪笑送客。不過我們在米其林餐廳的時候,服務生就處理得很高招,法國餐明明以慢食聞名,但我們每道菜刀叉才放下,服務生馬上就會上前幫我們整理桌子,端上下道菜,餐點跟餐點之間毫無空隙,比我們早就座的隔壁桌還在吃生魚片開胃菜的時候,服務生就來把我們的主菜收走,並且急著詢問我們要喝什麼餐後飲料,送客之意之明顯。

在台北的步調停滯的同時,上海可能還處在遍地是機會的狀態,但當人們快速致富的同時,素養卻不見得追得上賺錢的腳步。這趟跟大陸富人貼身相處的經驗,除了讓我深深感嘆台灣跟大陸市場差距如此大之外,也很慶幸自己身邊的同溫層,雖然不是富可敵國,也從來沒有能力認為十多萬的大衣便宜可以包色,可是至少我們在代表台灣人站到國際舞台的時候,表現得可圈可點。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