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dcast分享:當員工發聲、而公司傾聽。

回台北的時候參加了慶應學長們的晚餐會,大家都大我幾輪,都是功成名就的人士,我在場只好埋頭猛吃,席間有前輩問起我在美國幹嘛,跟他們解釋了我公司非常新穎的business model,聽得大家津津有味,後來我把新書寄給了其中幾位能讀中文的前輩,其中一位非常成功的企業家真的讀完了,寫email給我:「我覺得你可以往人資的方向發展,美國很多公司的福利、文化概念台灣都沒有,希望下次妳回來的時候可以多跟妳請教。」

我絕對沒有人資專長,也沒有想要轉行,但是在美國找到一個理想工作、遇到一個員工聲音可以被傾聽的公司之後,才發現台灣跟美國的職場文化是天差地遠,舉例來說,現在美國很多公司都要讓員工慢慢恢復回辦公室的生活,特別是比較傳統的產業,那天圖哥說:「你知道XX銀行現在竟然會追蹤員工的打卡狀態,如果一週有三天沒有進辦公室,就會被關切、會影響考績。」我聽了心裡一點感覺都沒有,想說這哪裡誇張?台灣有多少公司天天在追蹤員工遲到幾分鐘、要扣多少錢呢。

最近的英文課老師讓我挑喜歡的Podcast,我選了華爾街日報新推出的Podcast 「AS WE WORK」,這是一個採訪許多人物故事、致力於改善美國職場的節目,我選了「Demanding Change: When Workers Speak Up and Companies Listen」這個主題。裡面第一個故事採訪了Google的員工Tanuja Gupta,她是End Forced Arbitration組織的主導者,還發起了一場全球兩萬名員工參與的 Googlewalkout罷工行動,起因是因為Google的明星主管Andy Rubin在2018年遭受性騷擾的指控,Google不僅沒有懲處這名主管,還發給他高達9000萬美元的遣散費,引爆員工怒火。加上Google過去在勞動契約裡面有一調「強制仲裁」制度,就是發生爭議時規定由只能公司內部進行調解,不能交由法院仲裁,這也能防止員工對公司提起訴訟,讓許多性騷擾案件被「搓湯圓」。

Tanuja Gupta在節目裡分享了他發起「終止強制仲裁」行動的心路歷程,其中有一段話我很想跟大家分享:「我常常被問到為什麼要留在Google工作,我已經在這裡工作11年了,我覺得這家公司很像美國社會的縮影,我們有很多優點,也有很多滿糟糕的缺點,就像這個國家一樣,而我選擇待在美國,並且讓她變得更好,我也選擇待在Google,讓它變成更好的公司。每個地方都有自己的問題,而你能不能捍衛自己的堅持、能不能讓這個地方變得更好,是很重要的事情。」

在台灣的時候,我對主管、薪水不滿,第一個舉動就是打開104尋找職缺,但是到了現在的公司,我才學到,有時候自己的堅持跟聲音可以被傾聽,心裡想要什麼、對公司有什麼要求,也絕對可以大聲說出來,因為現在這個年代,很多人看重的不再只是年薪多少、能不能餬口。節目裡還有其他公司、其他員工要求公司對社會議題發聲,為了想讓公司更好,員工站出來說話的故事,美國進入大缺工時代,現在許多員工重視的不再只是薪水、頭銜,更多的是公司能不能讓員工達到自我實現,還有公司的價值觀跟自己是否吻合、公司是否正在對世界做出正面貢獻。

過去在分享美國職場文化的時候,時常收到的回應是「台灣公司不可能這樣」,在我過去的經驗來說,或許如此吧,待在那樣的環境裡,有時候連加班都拒絕不了了,哪還管得了公司的價值觀,但是我知道台灣有很多新創產業很重視員工的福利、也願意把新的文化帶入台灣社會,希望藉由這個Podcast,能把美國開放的公司文化、制度、甚至是福利,分享給台灣的老闆們,但不只老闆們,員工也必須知道,自己的力量或許不大,但一定能在職場發揮力量。

如果直接聽Podcast太難,華爾街推出了中英閱讀版,還附上音頻。

華爾街日報中英日文版獨家訂閱連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透過 WordPress.com 建置的網站.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